2008-07-23

2001暑假我竟然是安親班老師Ch5-妳是他老婆

在安親班教育國家幼苗還有另外一樣樂趣,那就是享受小隨從們對你的讚頌及崇拜,尤其很多話,總覺得從小朋友口中說出來感覺比較真實(雖然我也漸漸了解,這大概是對小精靈變身前後認知的缺乏)。聽到許多可愛話語從這些一個雞蛋都還塞不下的小小口中吐出,感覺很新鮮。原來這些小孩子的嘴巴是會講話的啊!太低估他們了!


讚美崇拜的話大概可以分個幾類,第一類就是對我高深學問的推崇。因為我教美術又教英文,再加上帶了大概五個班級左右,所以安親班上上下下的小毛蟲幾乎都認識我-這個精神好時玩遊戲說故事,精神差時喝咖啡唸死課文的陰晴不定大姊姊。很多小毛蟲很是崇拜我的多樣才華 (教 ABCD 跟命令他們自己畫畫不要煩我, etc),就常聽到這樣的稚嫩聲音從身後傳來:

「老師,你教英文又教美術啊 ?」
(我自動把它轉換成:「教授,您教英國文學史又教西洋美術史啊?)

「老師,你為什麼會說英文又會畫畫呢?」
(「教授,您為什麼對英國近代社會的文學批評那麼有研究,又能夠同時畫出印象派與抽象派的不同畫風呢?」)

「老師,什麼時候才會上美術課ㄚ?我也要摺青蛙... 好好玩ㄛ...」
(「教授,中國水墨畫的潑墨畫法什麼時候會上到呢?我已經慕名很久了..」)

諸如此類的崇拜小語加上「山怎麼那麼高,海怎麼那麼深」的閃亮雙眼, 我在板著臉裝酷回:「嗯。乖。老師很厲害吧!」的同時,內心則澎湃洶湧,快樂似小鳥。好想揮揮手上的ABC課本跟他們說:「不要擠喔!不要擠喔!一個一個慢慢來!都會拿到我的簽名...不要擠...」


再來一類就是爭相想要和我約會的小男生們。或許我在課堂上兇不夠,他們並不會被我武林盟主的雌威嚇到,曾經有個小毛蟲很神秘的跟我說:

「老思,告訴你一個秘密喔?」

「什麼秘密?」我蹲下去洗耳恭聽。

「你下課有沒有空?」他小聲說著,「我想跟你約會...」

「............」

並不想被你把拔馬麻追殺,還被控告誘拐小嬰兒!才小一耶,能想像嗎?

還有一次,我正蹲在地上幫小毛蟲們補救美勞,焦頭爛額,突然覺得耳朵旁有奏樂聲 。仔細一聽,那不是兒童版的結婚進行曲嗎?再看了一下右邊,只見一個小男生已擅自挽起我正忙著黏膠水的右手臂,快樂地哼唱結婚進行曲。這... 我... 這... 還不想那麼快下嫁年輕沒經濟能力的小夥子~~~(淚奔)。班上其他的小毛蟲馬上就發現這齣自導自演的「那一年我和幼稚園老師結婚」劇。有人爬行到我前面跟我告狀:

「老師,我跟你說喔!他喜歡好多女生ㄟ!」

「ㄏㄡˊ ,XXX,你又喜歡別的女生了!」

我假裝生氣質問小新郎:「你這樣不行!喜歡那麼多個,那你到底最愛誰!」 結果他就一副很害羞的跑掉了 ... *&!%&#!*!我短暫的老少配就此結束。

有一次下課,在樓梯口碰到一群小毛蟲,其中一個就這樣一點都不會臉紅的講啦:

「老思... 妳好美麗喔... 我常常看到妳,就覺得妳好漂釀...」

結果我樓梯走到一半,差點沒以為自己在飛而摔倒。身後還多加了其他小毛蟲的笑鬧,

「老師,他說妳是他老婆!」

「才不是勒,老師又不喜歡你,老師才是我老婆~」

「老師不是你老婆,老師跟你差很多歲ㄝ...」

「老師還不是跟你差很多歲... (嘰嘰喳喳)......」


也難怪我離開安親班時常戴著滿面的笑容。唉唉唉,多希望他們就不要長大,永遠這樣可愛下去。這樣我就不會聽到 「妳是不是有變胖?」、「哎呀,妳氣色看起來不好!」、「這件衣服不適合妳啊...」、 「我覺得妳還是.....時比較好看。」之類的過於真心話,哈。


這要我怎麼說呢,到底那些毛蟲們講的話真實性有多少不重要,五六七歲說出來的讚美感覺就是沒什麼特別心機。我彷彿置身在燦爛繽紛的童話王國,笑的,也特別爽朗開懷。


2001-7-25


2 意見:

Florence 提到...

哈哈哈,這篇非常歡樂啊~

為什麼我在教兒童美語時沒有小朋友想娶我??(暗自比較)
不過我倒是記得曾經被問過「老師,你會不會穿低胸的衣服?」這樣的問題,
......

Layla 提到...

Florence,

會不會是我比較愛裝白痴,所以他們自以為我是和他們"一掛的"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