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10-17

我的英搖記憶 Britpop Memory



1995年,那個時候住在蘇格蘭的Glasgow,我記得為了積極融入學校生活交朋友,所以每天密切收聽某個已經忘記的電台。我記得那時週六的排行榜我都會錄音下來,然後重聽好多好多遍,隔天去學校再很白目的在聊天中隨意附和:

I like Damon more. 我總是這樣講。
He is sooooooo cute! 有時候會誇張的這樣擠眉弄眼。


的的確確,現在想起來,1995年的英國音樂場景確實在經歷一場風暴。我印象中有買過的雜誌,總是會有很多篇幅在報導Blur跟Oasis的戰爭,或是Oasis兄弟檔又有什麼囂張行徑,或是在講Damon跟他女友Justine的閨房密事等等,似乎怎麼繞都是Oasis跟Blur。

我記得看到Pulp我都會迅速翻頁,因為他們長的比較奇怪...,然後我留了很多Blur的海報,只是因為那時候覺得Damon超帥。(這樣想起來,我可以理解為何沒被對岸同時大紅也很帥的Kurt Cobain電到,因為英國人在搞反撲嘛!那些愛國的音樂偶像雜誌裡面壓根都沒有Nirvana的報導吧!!!)

我還記得為了表達對偶像的崇敬之意,所以從午餐錢省下來買了生平第一張卡帶-The Great Escape,只是那時覺得很難聽。這麼一說,尤其無法忍受Oasis黏膩的唱腔。其實那時真正喜歡的音樂,是在排行榜盤據第一名的WetWetWet跟Bon Jovi阿!


不知道為何,人在長大的過程中總會有這樣的階段,就是當你翻起某張舊唱片的時候,突然就知道,牆上的海報該換了。其實就是這樣,有天再度心血來潮聽起卡帶,莫名覺得Great Escape超級好聽,而就在約略同時,Morning Glory也異常悅耳。我猜我的Britpop Invasion比英國本土遲來了兩三歲,不過仍舊很感謝那時候為我省午餐買卡帶的小女孩,幸虧妳有稍微被Hype掃到颱風尾,所以雖然的確那兩年我活在英國Britpop狂潮下,心底紮實愛聽的卻是邦喬飛跟濕濕濕,但是、但是...,嗯,但是,多虧我那時候有被Damon的帥臉吸引到,並且苦著臉吞下他們的音樂,所以幾年後的我,才能夠在一股懷舊心情的誤導下,繼續著我的Britpop之旅吧?(雖然是非常非常緩慢的進行...)


有天我想起之前在英國時學校的某個作業-製作問卷。為了融入學校生活,贏得眾蘇格蘭女孩的信任,我花了很久的時間設計一個音樂類型問卷,心裡私心的想法是,如果我名正言順的調查大家喜歡誰,就可以概略統計出最受歡迎的偶像,然後趕緊再去多吸收知識,下回聊天的時候我一定又能夠適時插入,再加上我很會編名字手鍊,憑此利益交換以及能夠跟上潮流的音樂話題,應該可以順利得到group裡的XXX(我那小圈兒的頭頭)的芳心吧 kero~

然後某天下課的時候我巴住一個長髮姑娘這麼問單刀直入的問她:
(手上還拿著問卷跟筆,做出'這是為了功課而調查'的專業姿態)

What's you favourite band?

結果她就回答:
Take That.

然後我就說:
Take what?

結果她就說:
Take That. A Band.

我就說:
Yes. Which band?

她就說:
Take That... it's a band...

我就回:
Yes...? (她要我take什麼,怎麼不快講...)

依稀記得我還很勇敢的再問一次問題,以為她沒聽清楚:
Your favourite band. Can you tell me?

最後盧了很久,她親自寫到我的問卷裡後,我才明白究理......





東港有一個名產:

「你知道那個魚嗎?」
「哪個魚?」
「那個魚。它就叫做那個魚。」

我很喜歡這樣問人,因為總可以讓我想起那一個十多年前,奮不顧身往前衝的小女孩,還有她如何一知半解愛上了Blur(的外表),雜誌海報至今還小心保存在大透明夾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的那檔事。

2 意見:

ashley 提到...

Take That!

Florence 提到...

hahaha...take tha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