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-10-10

感傷的宿命



今天突然想到,Formosa又要代表台灣去德國比賽年度BOTY總冠軍了。時間過得好快,還記得和陳安娜兩人非常不專業地闖入士林夜市旁TBC練舞室,沒概念又很生澀的抓團員、團長來錄影,分享跳舞夢想的片段。

真的。時間就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,刻度一下子就前進好幾百英里,而當我們一回神,妳坐在同個地下室階梯,抽煙想著更多煩心的事,而我在城市另一邊的八樓,看身旁風景飛逝而過。似乎仍然會這樣,永遠站在某個夜市的交叉口。



最近天氣終於變涼了。這個部落格的banner電影【感傷的宿命】,真的在秋天上映了。坐在陽台外,聽著華山那邊傳來伍佰的歌聲,涼涼的,好舒服。這部電影,就是最適合這樣的季節。美得像是一本秋風剛翻閱的小說,風裡總是有一些傳達給我們的訊息。



如果,我們的人生就像電影裡的那場舞會,優雅的旋轉,然後在散會後瘋狂的愛,像是夢境一樣,那或許就可以為了電影結尾的那棵櫻桃樹,因為它的存在,而肯定人缺陷中亙存流失的部份。那些不著邊際又飄渺的情感,好似站在地球邊緣的對話,像風中吹一下就飛落的星火,如果我們都有那一棵櫻桃樹,或許,或許或許,站在夜市的十字路口時,就算車明明就已開離了好幾個洲島,那些早已消失的形體,會像是艾曼紐琵雅最後的親吻一樣,令人心碎、釋然、再悄悄靜謐的離去。


所以,究竟在樓頂等待什麼,在階梯尋找什麼?等待那場舞會的來臨,期盼櫻桃趕緊成熟,因為人生還很長,在舞會過後,櫻桃結滿枝枒,電影也才剛剛開始而已。


這是秋天的風,告訴我的事。感傷的不是宿命,是無法確定宿命俱有感傷的價值和意義,所以才搖擺不定。



1 意見:

vera 提到...

妳這篇寫的真好!看了很有感觸。
就如同這電影一般,下了最佳註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