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05-10

我就在低下頭的腳旁

有過一段日子,陽光能夠輕易溫暖心扉,
大海包容浸溼的靈魂,
甘甜的微風,不經意吹起悠悠思潮。


那是一個肌膚曬得紅通通的夏日,
女孩坐在懸崖邊,
強勢粗糙地把腳邊世界撈起,
再百般呵護地置入熾熱胸膛。
她剽竊耳邊零碎的浪濤作背景,
並生澀、真心地跟著一起鳴唱。
那是一首未經修飾的歌,
青春就在腳旁,躲在岩縫中的牽牛花蕊裡。




如今坐在城市裡,
偶爾想起那段美妙的配樂便哭泣,
觸摸夢中的大海便興奮大叫。
過度純淨的空氣,讓自己像外地旅客,
羞愧、膽小地獵奇野生回憶。


正當胸口已不再溫潤,
世界早已膨脹至不堪負荷,
那個熱烈又滿懷心志的夏日,
和不再能夠串連的篇章,
迴盪在窗旁、在萬惡的街角、在迎接我的朦朧朝陽裡;
就算想起便心痛發狂,
也要為了這潦倒、壯麗又斑斕的廢墟,
為了她,
我一定要站得更穩。



despite
how you look
how we talk
how the wind blows
how she makes me hollow

1 意見:

Quiff 提到...

請妳一直維持妳的笑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