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08-14

2001暑假我竟然是安親班老師Ch6-美術課

主修英文的我,其實頗喜歡美術。術科能力既然考不上美術班,學科能力又上不了夢寐以求的廣告系,再加上也沒有那個膽量去做個出世藝術家,所以當安親班找我教美術時,我毫不考慮地答應了。

這是個實現我從小夢想的好地方啊,我這麼興奮地想著。有什麼工作比做自己喜愛的事情更有幹勁的呢?


當我滿懷熱忱衝勁還有新鮮點子去教小毛蟲時,卻遇到了我此生最艱鉅且慘不忍睹的工作。我發現我不是在上美術課,而變成了搶救毛蟲作品大作戰。有一次我教他們做小熊和小娃娃,結果變成幫他們修補了一整堂課的斷手斷腳,而且不管我再怎麼耳提面命,

「注意喔!正面是畫眼睛鼻子嘴巴,背面是畫頭髮喔!」

還是會聽到小毛蟲彼此間的恥笑:

「哈哈哈哈哈,老思,他的小熊有四個眼睛還有兩個嘴巴ㄟ!」

「哈哈哈,你做的是怪物嗎??」

看著做錯事的小毛蟲低著頭一副「完了!我的珍貴小熊完了!一切都完了!」神情,我有點責怪自己的死腦筋。誰說娃娃一定要有正面背面,而且長的一定要標標緻緻,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?

「安靜!大家不要笑他!怪物也很厲害啊!牠比別人多兩隻眼睛,可以看到很多你們看不到的東西喔!而且兩個嘴巴可以吃很多好吃的東西,不要小看怪物了!」我如此大聲疾呼著。那隻小毛蟲心裡有沒有好過點我不知道,不過當我看到其他的小朋友雖然還大聲笑著,眼睛卻不時偷瞄那隻他們本來認為很遜的四眼小熊,就覺得自己又拯救了一個小夢想家。畢竟我不想毛蟲在長大變的很沒用時這樣回憶著:「想當年我六歲,在安親班上做了四眼小熊被恥笑到小學畢業,造就了我今天做事都畏首畏尾的性格...」希望閻羅王會記上我好人好事一筆。


更早前帶安親班,曾經教他們做過母親節卡片。有一個小鬼畫了好多佛教的標誌,

「你為什麼要畫這些?」 (總覺得卡片上一堆宗教符號怪怪的)
「我要畫佛祖保佑媽媽啊。」他直率地回答。真是偉大,我真心這樣想。

有個小鬼寫「祝我的每個媽媽母親節快樂」,我想他馬麻看到大概會去鬧離婚吧。還有更多奇形怪狀的祝福詞,「祝媽媽新年快樂...」、「祝爸爸母親節快樂...」,另外有人寫「祝媽媽母親節快樂」然後畫了噴火龍在燒一個人,我很想問他「那個人是你媽媽嗎?」

當然,也少不了很實際的小毛蟲,寫「希望媽媽賺大錢,我們能過比較好的生活。」不知道她媽媽看到時是什麼感覺?我看的心都酸了。還有隻毛蟲畫了一個像是芝麻街裡的人偶,對對對,就是很多斑點在臉上,然後有顆蒜頭鼻,還有捲捲澎澎頭那隻,旁邊體貼註明「我親愛的媽媽」。我看著卡片很久,一直在猶豫該怎麼跟他媽媽交代她變成了長相滑稽的卡通人物,畢竟我真的不希望孩子把我畫成鬥雞眼、稻草頭...。也有超級窩心的小毛蟲,簡簡單單在卡片上寫「媽媽我喜歡你」。喔買尬的,超可愛的啦!害我看了一直笑,一直跟他說「喔...好棒!怎麼那麼棒ㄚ!」



其實教美術比教英文有趣,美術本身就是一個遊戲,不像英文,還要特別花心思讓小毛蟲不覺得乏味。雖然帶起來比英文累太多,鐘點費也比英文少,但我還是很樂此不疲,甘願每週為那一節課累壞一副老筋骨。教那麼小的小朋友英文,有時候會覺得他們好可憐,才五六歲就要記啊、寫啊這些不是自己國家的語言。我很難跟他們解釋,

「英文很重要啊!以後你到了國外要講英文人家才聽的懂喔!還有應徵工作也會考到英文喔!如果你唸大學的話,很多課本也都是英文啊!看得懂英文才能認識更多的文化,增加國際觀!」

這些離他們真的是太遙遠了,而且才那麼小,就要成熟到去煩惱這些現實,更令人不忍。美術就不同了,美術是創造發揮他們一個個小夢的地方,那裡的氣氛比較歡樂,那裡的吵鬧比較悅耳,那裡的雜亂也顯的藝術。



我教他們摺完照相機,一隻隻小毛蟲擠啊擠的,嚷著「老思我要照你!老思我要照你!」、「我先排的耶,你插隊!」、「老師我要跟你一起照!」

在我教他們照相時要假裝的一連串稚嫩「喀嚓!喀嚓!」聲中,一生中有鎂光燈環繞身邊的日子到底有多少?我也不由得很白痴比了個「YA!」的手勢。



雖然他們太小不能擁有真正的閃光燈和伸縮鏡頭Canon,
但是我可以教他們創造一台。



2001-7-26

1 意見:

taipeitale 提到...

帶安親班有時有去有時生氣,
我只帶過睡午覺和玩扯鈴,
上課沒幾分鐘我的童年珍藏就應聲摔壞了!
很不高興也不能跟小朋友生氣!

教育是很重的責任,
尤其帶小朋友,影響的是他整個未來
而且,也不是純粹的知識傳承,
更要能夠引領學習的心,
帶出追求知識的渴望更是為師者應做的。
就像你教美術不去設限一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