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-06-12

21克

這是關於一個女孩尋找靈魂的故事。據說靈魂只有21克,有一次公司午休,她在常去的那間簡餐店外頭抽煙,一陣風吹來,21克竟瞬間被帶走了,21克比理解中還要輕很多很多,甚至還來不及回過神。


僅剩半斤八兩的女孩開始遊走在城市街頭,尋找她輕得幾乎看不到,摸不到重量的自己。她連上了網路,看到有人在販售心靈嗎啡,她也想要來一劑。有人回了留言,說如果符合安樂死標準,這樣就不算犯法。網友爭相競標,她沒有競爭的念頭,也付不起直購價碼。



後來,女孩去了一座火山小島。那邊的島民都沒有靈魂,自然就不半斤八兩。她早晨在小茅屋被赤道的大太陽曬醒,看到有頭髮留得很長的金髮老人在海灘散步,她也追了過去。

「你的21克哪裡去了呢?」



真是個愚蠢的問題。這裡的人喝酒為了作樂,高歌因為開心,他們有火山和大海環繞,21克真是個多餘又龜毛的數字,漁夫捕來的魚,烤來分著吃,不過就比城市裡的多點海味,多了僅僅21克。


所以我想,為什麼人生不能像電影預告那樣精彩?為什麼我的人生不能配上麥可尼曼的鋼琴,再用好幾個溫柔或堅毅的眼神看向你,或轉身凝視遠方?但人生不僅僅是一部電影,我們總愛尋找美麗的片段,但事實上,風揚起的那一天,靈魂就在老地方等你回來了。就在拉開門坐回餐廳老位子的那一剎那,就在跑向金髮老人的那天早晨,就在搭機回到城市的那座機場,就在你打字回覆給網友,告訴他心靈需要的不是嗎啡,而是那座火山島,那片罌粟花田,那間島上每天光顧的小餐廳,天天播放陸地上的肥皂劇,等待同樣的烤魚,交談氣候與無關痛癢的小語。你終於衝出門拉住往外跑的自己。那不就是現在?因為我一直都在同一個地方,不是嗎?不是嗎?你反覆詢問,熱切得令人無法答腔。


我們都不需要那半斤八兩,但都漸漸多了不順眼的半斤,減不去的八兩。我們上整型診所試著討回消失的21克,在病床上打好幾針嗎啡止痛,讓這不僅僅是一部電影,事實上,這「只是個肥皂劇」,大海想傳達的祕密,不過就是,21克只是一個故事為了故事編簒的謊言,只是一個老梗爛到沒人想再提了。我們不曾失去它,只是它也沒想像中美好。女孩哭了,她仍然遞給醫師一個明亮無暇的模子,「那這樣呢?真的無法變成這個形狀嗎?」



城市裡的女孩,火山島上的女孩,追求的永遠都是個夢境,夢境永遠從遺失的那一天開始算起。一個帶回了罌粟種子,一個飛走了。在那以前,她們曾在同一個地方長大。



1 意見:

Layla 提到...

哈囉 你可以直接email他喔 doncan@gmail.com 就我所知 這是一個很後現代的劇本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