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11-19

I love you, but I'm afraid to love you



11月17日,是Jeff Buckley的四十二歲生日,如果他還在世的話。



第一次聽到他唱那首Hallelujah,我想我大概停止了呼吸吧?嘿,然後莫名其妙眼框泛紅,又不是說牽扯到重重往事的回憶陣痛,但鼻子一酸眼淚就這樣撲簌簌掉了下來。當我將整張Grace倒背如流時,光看他的照片就足以讓我黯然神慯。凝視著他的臉龐我感到孤楚。為何對我一人歌唱,眼神卻老是看著遠方?




我想,foolish as love is,我大概是深深愛上了。想傾身在他耳邊小聲問,羞紅了臉,如果你是我男人,該多好?但其實我錯了。Jeff Buckley永遠不會是身邊的那個情人。當他死在田納西那條小河裡時,我們註定沒有一個人可以得到他。他在天邊,永世是當了天邊的人。他是只在夢中出現 的溪流,在豔陽午後出現的一灘柳樹倒影。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神經一條一條卸下再全數奉上,變成他手中撥弄的弦。然後困在Hallelujah開頭的那口呼氣中,緊攀著一副空殼不得翻身,我想我甘願做任何卑微的事或甚至死。




Lover, You Should've Come Over其中一句歌詞真叫人心碎:
She's a tear that hangs inside my soul forever


數以百計的Jeff Buckley迷用這句話悼念已逝的他,我也不例外。你像是一道月光,靜靜地照射我的心。然後挑出一根根鐵釘,落在地上釀出了一杯杯紫丁香酒。我們一杯又一杯的喝,等著他們一路鏽回我體內,最後成了垂掛在靈魂裡的一滴眼淚。


You're a tear that hangs inside my soul forever.
一次次試圖擦乾,卻又再結出更遙遠懾人的淚光。





1 意見:

anna 提到...

來看你部落格配色 哈
發現遺落好多文章

來聽他女友的歌吧
http://tw.youtube.com/watch?v=fQ2Pc-Y9hgE